李思雪:认真的“雪”尽情地在飘扬

 

  李思雪,2008年毕业于南京财经大学,获管理学学士学位,同年8月考入江苏省盱眙县人民检察院,先后在政治处、侦监科等部门工作,现为淮安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刑检局检察员。2013年在全省检察机关侦查监督技能竞赛中荣获第一名,在刚刚结束的第四届全国检察机关侦查监督业务竞赛中荣获第六名。

 

  多观察、多吃苦、多研究

 

  江苏检察网:听同事说你出生在军人家庭,这对你的成长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思雪: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对我的要求很严格,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工作调动,我们一起随着他来到山东,我基本上一年转学一次,直到2000年父亲转业回淮安,我才有稳定的学习环境。

  这段成长经历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适应环境的能力比较强,能吃苦,在同龄人当中也比较独立。对于学习和工作,父亲都要求我像军人执行任务一样集中精力、全力以赴。每次有什么考试,他都不许妈妈主动打电话给我,怕影响我复习,只能我有空了去联系他们。工作后我准备司法考试,家人整整两个月都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这次备战全国侦查监督业务竞赛,我们封闭训练了三个月,也每次都是我打电话回去。

工作之余,我还是挺喜欢读书的,能从中挖到属于我的黄金屋哟!

  江苏检察网:父亲确实是很严格,那如今你取得了好成绩他一定很骄傲吧

  李思雪: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我知道他一定很高兴(笑)。

  江苏检察网:你大学并不是学法律的,后来为什么会选择检察工作呢?

  李思雪:我大学是学会计专业的,毕业的时候先应聘了银行已经被录取,后来看到盱眙检察院招聘反贪局查账干部,就义无反顾报了名。我的父亲是军人,我从小就有制服情结,军装很酷,检察制服也很酷,而且我觉得检察工作很神圣,能匡扶正义。家人也很支持我的决定。

  江苏检察网:有同事形容你在办案中特别较真,爱刨根问底,你怎么看?你工作以来获得很多荣誉,有什么经验和大家分享吗?

  李思雪:也有同事说我很“刻板”(笑),这可能和我学习会计有一定的关系——比较注重逻辑和细节。说到办案经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抠细节”,因为往往是细节决定了案件的性质。每办理一个案件,我都习惯性地从卷宗材料中整理出所有的“点”,再按照证据争议、定性疑难、监督线索等分门别类地排列,这样的工作有助于发现问题。

  在2015年我办理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件,犯罪嫌疑人驾驶小轿车连撞两人后逃逸,造成两人送医抢救无效死亡的恶果。但犯罪嫌疑人声称自己患有癫痫病,撞人时自己正在发病期,意识不清,坚称自己不构成犯罪,还提供了其在各大医院治疗的诊断书。犯罪嫌疑人的家人、朋友也证明其确实患有癫痫病,平时发病时会失去意识。那么案发时犯罪嫌疑人底有无发病,有无失去控制能力呢?这直接决定了本案的走向。

  为了查清本案的疑点,我反复翻看卷宗,从两个方面做准备。一是核查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的嫌疑人仍然驾车上路的行为性质;二是核查其在发生事故时,是否确实属于发病期间。这两条不仅事关罪与非罪,还关系到此罪与彼罪的问题。终于,通过细致查看案发地的路口监控视频,我找到了欣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在案发时行为反应与常人无异,并未失去意识,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这条证据解决了本案的最大的争议,最终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交通肇事罪被逮捕。

领奖的那刻,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荣誉,而是一份对工作永不止步的热忱。

  江苏检察网:你办理的戴某某盗窃案在今年被评为江苏省“十大优秀诉讼监督案例”,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这个案子?

  李思雪:这个案子本身很小,也是从不起眼的细节中发现了背后的大问题。

  2015年4月,无业居民戴某某在淮安开发区一工地盗窃电水钻时被当场抓获,后来移送到开发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公安机关认定,戴某某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6月间,多次盗窃建筑工地内振动器、钻机等物,将失主确定为报案人王某某和刘某某,并已将赃物发还给王、刘二人。但在审查赃物发还清单时,我发现被害人的认领签字笔迹不连续,不符合正常书写习惯。进一步将发还清单签字和被害人询问笔录签字比对后,我发现两处笔迹居然完全重合,赃物发还清单的签字有明显模仿伪造痕迹。

  我立即与王、刘二人电话联系,二人表示从未在发还清单上签字,也没有收到退回的赃物。为了核实发还清单真伪,我当面询问了报案人王某某、刘某某,并全程进行同步录音录像固定证据。询问中,报案人再次否认收到过公安机关发还的赃物。通过仔细辨认被盗物品照片,王某某还证实公安机关查获的赃物并非自己的被盗物品。

  我院向公安机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指出侦查人员在办案过程中伪造、移送证据的行为严重违法,需立即纠正,并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明确要求公安机关查清赃物的实际失主、发还被盗物品。经过两次补充侦查,该案重新审查起诉,我院做出单处罚金的量刑建议,被法院采纳。

  江苏检察网:确实是一个很精彩的案件。淮安开发区检察院是司法改革的试点院,你是全省首批入额检察官,作为一名入额检察官,你有什么体会?

  李思雪:感到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有种走独木桥的感觉。经济发展追求“又好又快”,我认为办案也是这样,必须要先保证办案的质量,再追求办案的速度。我们不仅要对被害人、嫌疑人负责,也要对自己负责,不允许有一点失误。

能代表江苏赢得荣誉,我和战友们都很开心。

  江苏检察网:来聊聊这次的比赛吧。早在2013年,你就荣获全省“十佳侦查监督办案能手”第一名,也是当年年纪最轻的选手。这回参加全国比赛,有什么感觉?

  李思雪:说实话压力很大。省院选拔了6名选手,从8月5号开始参加集训,第一轮集训期间按照最高检的竞赛模式每十天组织一次模拟考试,内容涉及刑法理论、刑诉法、证据法等,根据综合表现从6个人中选拔3名参加11月的全国比赛。我是唯一没有参加今年省级比赛的往届选手,今年工作很忙,从四月到八月一直在加班,没有机会系统学习。

  为了赶上别人的进度,我每天会给自己加任务,最晚学习到凌晨两点,然后早上七点起床参加白天的集训。感觉像重走了一遍高考,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书,实在累了就在茅山散散步。我还把朋友圈给关掉了,不然总想打开看看朋友们的新鲜事,一刷时间就没了。

  为了提高培训质量,教练给我们安排了很严格的任务,六个人要在10天之内看完《侦查活动监督重点与方法》等四本书,每本书都厚达三五百页,此外还有多达一个G的电子资料。复习的节奏特别快,根本没有时间回头再看,只能逼着自己在有限的时间里掌握最多的内容。

  江苏检察网:如此高强度的训练,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候么?

  李思雪:有过几次。在茅山集训的时候累了还可以散散步,后来被选中参加全国比赛,转移到南京集训,复习强度更大,每晚到十一点,连散步的时间都没有。复习期间规定每周放半天假给选手调整状态,但有一次教练没想起来,我们自己也忘了,到第十天的时候,我很崩溃,已经看不进去书了,只盼着赶紧考试,不想再这样煎熬。离比赛差不多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妈妈和我先生来南京看过我一次,我们一起吃了晚饭他们就回去了,那次我很难过,真想打包行李回家。

学习资料越看越多,越看越厚,我明白,这是我脚下通往成功的基石

  江苏检察网:后来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

  李思雪:这要感谢大家的帮助。省院的领导常常鼓励我们保持好的心态,发挥出正常水平。无锡开发区的于颖和南京玄武区的周颖是一起参加全国比赛的战友,两位姐姐给了我很多关怀。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她们积极地鼓励、开解我,帮我走出低谷。在学习上也无私地分享了很多经验,我们需要准备的资料很多,周颖教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看书办法,在每一个重点内容旁贴上便签,只看便签就可以知道书的体系,便于梳理。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几个月,感情特别好,侦查工作有“一体两翼”的说法,而我们是“一雪两颖”组合。

  江苏检察网:这次比赛成绩特别好,之前有想到过吗?得知进入前十是什么样的心情?

  李思雪:之前真是想都不敢想,这次比赛很难,大家都被“烤糊”了。11月17号比完最后一场,第二天就要现场宣布成绩。当晚我们三个人都睡不着,躺在一张床上瞎聊天,其实就是找话说,心里焦虑。我们想着三人只要有一个进十佳也就不虚此行了。

  第二天要给比赛的前五十名颁奖,会务组一早通知前五十名去彩排,但我们没有接到电话,听到别人走来走去的动静,我们心里更紧张了,想着总共101名选手,总不能我们三个连前五十都没进吧?焦急等待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8:30接到电话,电话那头告诉我们,十点钟的表彰会上我们坐第一排,第一排有十个座位,位置自己决定。那一刻我们激动得都快哭了。

  整个备战和比赛的过程确实很辛苦,但知道成绩的那一刻所有的痛苦都忘记了,付出总是有回报的。

其实我一点也不“高冷”哦,生活中的我是个特别爱笑的姑娘

  江苏检察网:别人都说你特别认真,单纯、有韧性,你觉得自己是怎样一个人?工作之余还喜欢做什么?

  李思雪:我是外冷内热的人,上大学的时候,室友第一眼见到我都觉得我很“高冷”,但时间久了大家就知道我很好相处。现在喜欢宅着看看书,这次备赛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在理论上还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准备拟定一个长期的学习计划,继续充实自己。平时的爱好就是和老公一起出去旅游,生活比较简单。

(特别感谢汪彦对本文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