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利用微信商户平台盗窃 云龙检方批捕25名犯罪嫌疑人
2017-01-12 09:35:00
来源:检察日报

办案人员正在讯问嫌疑人

  发现“商机”

  陈学浩是安徽人,计算机专业大专毕业后外出打工,通过网上聊天认识了江苏人陈凯和四川人宁舟扬,两人均为无业青年。2016年7月,三人在上网时了解到,骗取被害人18位微信付款码,将其输入微信商户平台后,可以将被害人微信钱包以及微信绑定的银行卡内的资金盗刷出来。

  三人商量后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商机”,比在外面打工挣钱要快多了。

  一番商议后,陈学浩在网上花1200元买了一套银行卡、身份证、手机卡、U盾用来办理微信商户,在淘宝上找人帮忙配一个接到微信商户的接口,就建好了一个微信商户平台。

  他使用管理员账号和密码进入微信商户平台之后,在里面可以开子账户,子账户就是微信商户的员工账号。

  三人招了很多“下家”共同实施盗窃。下家收到子账户的账号和密码之后,在刷单群里发布广告,招聘刷单人员,要求刷单人员到下家开的微店里浏览,并将浏览截图发给下家,下家以支付刷单报酬的名义,骗取刷单人员即被害人的18位微信付款码,之后以员工身份登录平台,输入付款码、金额及备注信息,就可以将被害人微信钱包以及与微信钱包绑定的银行卡的钱转到陈学浩所开的微信商户账号里。

  为了把生意做大,陈凯专门申请了一个昵称为“稻田微信付款码”的QQ号(以下简称“稻田”),由三人共用。

  他们用这个QQ号建立了一个名为“微信付款码”QQ群,用于聚集人气、发展下家,并教下家如何骗取付款码来获取钱财,陈学浩三人与下家的结算返款也都通过该QQ群进行,下家则可以在QQ群互相交流心得。

  实施盗窃

  微信商户平台开设后,由陈学浩和陈凯、宁舟扬三人共用管理员账号,并将开设的员工账号通过QQ发给下家,供他们使用。

  由于好多下家用员工账号将骗取别人的钱往一个商户打款,使用太多会被投诉,这个商户名会被查封。一个商户被查封后,陈学浩就修改参数,变换一个新的商户名称。至案发前,陈学浩先后建立和使用过四五个商户接口网址,只要网址不被查封,每一个商户接口网址都可以对应多个商户,只要改里面的参数就可以变换商户名称。

  拿到员工账号后,下家在网上以支付淘宝刷单报酬、网络销售只接受微信支付等名义,利用被害人对微信付款码和收款码混淆不清的弱点,要求被害人将18位微信付款码发送过来,下家骗到付款码后通过员工账号登录到微信商户平台,并填写骗取来的18位付款码、骗取的金额,以及备注信息,点击确认后,如果有钱就会提示收款成功,钱就会到网站绑定的商户里面。

  由于超过500元的微信支付需要输入支付密码,所以下家骗取到微信付款码后一般只输入小于500元的金额。

  下家刷出的钱到微信商户后,陈学浩等人再从商户里将钱提现到绑定的银行卡上。为了便于返还和计量下家的工作量,陈学浩等三人给下家指定不同的备注名,并要求每一单必须有指定的备注名,没有备注名的不给计算,陈学浩等三人只根据下家的备注名区分商户平台里面进的钱是谁做的单,按照事先约定的比例返还给下家。

  专钓大鱼

  为了省去向被害人要支付密码的麻烦,规避盗刷失败的风险,下家一般以淘宝刷单支付报酬等名义盗刷小于500元的金额。可是这样来钱太慢,又要和大家分成,一个叫刘适时的年轻人决定另辟蹊径。

  刘适时,江苏徐州人,之前一直是陈学浩的下家。通过QQ跟“稻田”学会作案手段后,刘适时在淘宝闲鱼、转转网等网站冒充买家找微商购物,跟卖家说要买对方的东西,商量通过微信支付,再告诉对方微信里面钱不足了,要通过商户给对方转账,骗对方将微信支付里面的付款码当成收款码提供给刘适时,得到付款码之后就登录“稻田”开设的商户平台,输入付款码,填写金额和备注,就可以将被害人的钱刷到商户平台。

  一段时间以后,刘适时决定单干,只干“大生意”。凭借其巧舌如簧,他多次成功地获取了被害人的支付密码,并做了几次大单,刷了几次1999元和4999元,最多的一笔一次刷了被害人9999元。

  做了“大生意”,在和陈学浩等人分成时,刘适时也非常慷慨,拿到分成后,666元、999元的红包随手就返给了“稻田”。经初步查明,刘适时共获利6万余元。

  出售平台

  无独有偶。刘雨航,浙江人,也是从网上得知可以用微信付款码实施盗窃。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其他犯罪嫌疑人都利用“稻田”的平台实施盗窃,并和“稻田”按照约定的比例分成,刘雨航则是自己开设平台,并在“稻田”平台上找到了比较活跃的王琪、郇英奇、李鹏、夏善千等四人另起炉灶。

  五个人经过商议,由刘雨航负责开设微信商户平台,郇英奇专门负责资金的周转,其余三人负责发展下家,盗刷的资金刘雨航分成20%,其余四人分80%。商定之后,刘雨航出资购买了10台电脑,并花钱购买了办理微信商户平台需要的材料,开了一个商户平台。

  郇英奇每天早上负责把五人各自平台商户的钱转入各自绑定的银行卡,并给其他四人的银行卡里拨付备用金,用于和下家结算之前的返款,待下家新刷单的资金到账后,再进行资金分成。为了规避风险,刘雨航专门安排郇英奇将盗刷的资金在不同人名下的银行卡进行多次周转,最后才进入用于资金结算的银行卡。

  第一个商户平台用了没几天,就因为交易异常被封了。刘雨航觉得自己亏了,因为平台被封的损失其余几人不承担,刘雨航就和其他四人商量,以后自己只负责开设微信商户平台,并以2500元一个的价格出售给其他四人,刘雨航也不再参与其他四人的分成,只靠出售平台获利。

  2016年9月中旬,陈学浩的商户平台被封后,刘雨航又将自己的平台借给陈学浩使用,并由陈学浩给刘雨航15%的分成。用了两天,由于陈学浩的下家太多,结算比较麻烦,刘雨航专门给陈学浩单独开了一个平台。截至案发,陈学浩三人使用刘雨航的平台盗窃被害人资金数十万元。

  该系列案件属于新型网络犯罪,犯罪嫌疑人均为网上作案,上下线人员众多,涉及全国十余个省市。经初步查明,涉案金额近200万元,25名犯罪嫌疑人获利一万余元至十几万元不等。2016年12月23日,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对陈学浩等25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作者:王金来 李春丽  编辑:夏禹玮